RRRabbit

初二那年,一个同班同学课间在黑板写庚澈一万年,好奇心驱使下我去问她,那是什么?
韩庚,金希澈。
这是她告诉我的,两个人的名字。
我还得知了一个组合的名字:super junior。
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韩国明星的名字,也是我第一次涉足韩流。
从那时开始的五年,一心一意,只爱同一群男人。
最疯狂的时候,专辑ABC版,演唱会DVD,拍摄的中韩杂志,一个不落。
当年知道希澈入伍,在书桌前哭了一个晚上。

可后来呢?后来读了大学,换了新的环境,好像一切都变了。
他们一部分人入伍,大队暂停活动,我最爱的男人宣布结婚。
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自己看到新闻是什么心情了,好像无所谓,好像很欣慰,又好像有些愤怒。

我喜欢上他那年,他26岁,年少却不轻狂,会温柔的笑,会温声细语的说话。
他不是队伍里最帅的,也不是唱歌最好听的,不是跳舞最好看的,也不是最活跃综艺感最强的。
但我就是最喜欢他。
我还记得他成为本命的原因,有一天晚上睡觉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他在我家楼下等我,我走到他面前时他将我搂入怀中,我甚至感受到了他怀抱的温度,带着令人安心的味道。
情知所起,且一往而深。
从那一刻开始,我爱那个男人,爱了五年。

但我知道他结婚的时候,却是很冷静。
我转发了微博,说祝他幸福。
我以为是我成长了,所以能够接受自己爱的男人娶另外一个女人。
后来我发现不是的,我之所以冷静,是因为,我不爱他了。
我迟疑过,动摇过,可最后我还是决定,不爱了就是不爱了。而剩下的感情不是爱,只是怀念和恋旧罢了。
所以我脱饭了。

今年,他们要回归了。1106。
当年的我清晰的记得这个数字的意义,现在却忘了它到底代表着出道日,还是elf的生日。
我看了新歌的视频,也看了他们写给粉丝的话。当初那些心里的悸动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终于,他们对我来说,也不过是一个组合罢了。一个和别的我偶尔关注的组合没有任何区别的老团。
五年又怎样,若真的不爱了,也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数字罢了。
他们依旧发光发热着,可那光和热,已经触碰不到我了。

他们回来了,可我已经不在原地了。还是祝他们前程似锦,往后无忧亦无惧。

一个种草list

随缘系列:

正装立牌

一代队服吧唧

水手服吧唧

队服毛巾

典藏十的随书海报

ccg挂画

正装挂画

嘉年华纸片

我的梦想,一夜暴富(x

微博上偶然吃了安利,用了三四天刷完了《昭奚旧草》。
之前搜索过一些书评,大致也知道讲了一个什么故事,所以看的时候会刻意注意之前见过的人物。
三个印象最深刻的部分:云琅和青城的“君心何坚决,到死无两意”;谢侯和成泠的“她欢喜我,叶公好龙,我爱着她,尾生抱柱”;和最后扶苏和奚山君的“植,三百年,嫁乔荷”。
看的不算仔细,原本打算就是粗略过一遍,若好看就入实体书。
吃安利的时候看到很多人说虐,我却觉得不然,不管是形势所逼还是爱得其所,都是个人的选择,既做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当责。
于我来说唯一的虐点就在最后,死了的人一了百了,活着的人撕心裂肺肝肠寸断。
可都是别人的故事,又何必如此当真。
可能是因为看的不细致,没有什么深刻的虐感,等入了实体书再细看一遍,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。
说来,我喜欢昭奚,不仅因为它丰富的故事性,更因为它的文风。这本书若细细品来,应该在遣词造句上也会有不小的收获。

有时候我会当他是下凡来历劫的神仙,经历伤痛背叛孤注一掷,也有鲜花着锦烈火烹油。
等一切尘埃落定,他回天上继续做他的上仙,悲天悯人般高高在上的俯视众生,看世间的悲欢离合,看凡人的七情六欲。

热血上涌的时候,想过毕业以后去长沙工作,为我最爱的男人的家乡建设出一份力。
丧的时候,只想回到家乡,回到父母的庇佑下,庸庸碌碌的过完这辈子。
但更多的时候,想的是顺其自然的尽人事听天命,若能留下便留下,若不能再寻找出路。
有的时候,真的想大胆的告诉家里人,恋爱结婚生子这个选项没有出现在我目前的人生规划里。可我知道他们接受不了,所以我只能选择逃避,选择留在一个陌生的,他们鞭长莫及的城市,过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也许再过几年,我的热血会被消磨殆尽,再也不会有为一个可能永生不见的男人去一个陌生城市闯荡的冲动。但我要写下来,要让以后可能变得古井无波般的自己知道,曾经的她,有着看起来无穷无尽的激情,有着毫无保留爱一个人的力气。
现在的我不后悔爱上张艺兴。
希望多年后的我,依旧坚持着这份感情。

张艺兴是命都可以给的喜欢,不是什么女友粉甚至连此生见上一面都不奢求,只要你这辈子好好的过,无伤无痛,无忧无虑就足够。
张佳乐是我不会把命给你,但我会拿这条命好好爱你。是我想嫁给你的那种喜欢。
其实在我的想象里,早就和这两个人分别过完了一生。所以现实里,哪怕单身一辈子,我也没有遗憾。
爱上了这两个人,生命里就不存在什么遗憾了。
很荣幸我没有爱错人。

时光飞逝,而我依然在追寻那颗曾见过的星星。

我曾经误打误撞的闯进过一片森林里。
那里有常开不败的鲜花,有四季常青的绿树,也有清澈见底的溪流。
那是人间仙境,有我从不曾见过的美景。
我在花丛中迷失了方向,不慎被一片荆棘割伤了皮肤。
我靠着一棵树,面向汩汩而流的泉水坐下。
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,也不知该去往何方。
太阳西斜,余光抛洒在大地上,水面上波光粼粼。
我注视着空无一人的草地,渐渐感到绝望。
然后远处传来一阵响声。
轻柔的、有节奏的马蹄声。
我愣愣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心中既激动又害怕。
是有人骑着马正朝我走来吗?这个人会是好人吗?他能带我走出这片森林吗?
声音逐渐接近。
我看清了来人。
不,那并不是人。
那是一只独角兽。
只有一只独角兽,没有人类。
没想到在这里,居然能看到只存在于童话中的生物。
我很吃惊,忘记了恐惧。
我想站起来,小腿上的划伤却阻止了我的动作。
我扶着树干,小心翼翼的撑起身子,看向它。
它很漂亮,通身雪白的皮毛,紫色的独角,彩虹般的鬃毛和尾巴,还有一双无比澄澈透明的眼睛。
我可以发誓,那是我在这世上见过的,最纯净无暇的眼眸。
像是可以抚平人心最深处的伤口。
它向我走来,一步一个脚印,平稳而充满力量。
我没有逃开。
它的眼睛告诉我,它对我没有恶意。
我站在原地,看它一点点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,最终站在了我面前。
我张了张嘴,小声的和它说,你好。
它像是能听懂般,抬头看了看我,继而低下头去,伸出舌头轻轻添了添我的伤口。
我看到自己的伤口在慢慢愈合。
原来独角兽能够治愈的传说,是真的。
伤口消失后,我壮着胆子伸出手放到它的身上。
柔软而温暖的触感,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感受。
我轻轻的抚摸着它。
谢谢你。我说。
它抬起头来看着我,眼睛湿漉漉的,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。
那一刻,我萌生了永远留在森林里,和它在一起的想法。
它像是能够听到我的心声,用头角轻撞了我一下,继而转身走开。
它走的很快,我甚至需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它。
等我喘着气想要停下来歇息时,发现自己竟已处在森林的边缘。
它站在吊桥边注视着我。
走过这座桥,另一边就是人类的世界。
我有些抗拒的看向它。
我不想走,至少不想这么快就离开。就算只多一天,我也想留在它身边。
它的眼睛还是如之前一样明亮,却带了些其他的味道。
我知道它在鼓励我向前走,告诉我是时候离开了。
我最终还是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。没有回头。
我知道它在注视着我,它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我。
也许我还会迷失方向,却不会再迷茫。
因为曾有一只独角兽,用自己的力量治愈了我的伤口,引我走出了充满迷雾的森林。

20岁时爱上的人,带给我刻骨铭心的痛苦。我有多爱他,就有多痛恨自己的无能。

希望靠自己工资追星的那天尽快到来。而不是活在父母的庇佑下,用寥寥无几的兼职工资,买少之又少的几张专辑。

一个no one know me的地方
可以随心所欲关注别人以及发牢骚
good

日常蛋总。国庆七天,巴克在31个城市弄了生日的应援,大学狗时间多,等放假了就蹲点去。